fbpx
LIFE / Thoughts

驚慄片

心血少的我,很容易受嚇。

像今天同事跟我說,原來在 Mac機上使用 Power Point 轉換頁面功能,會有以「透視」的效果呈現。我便說:「我不喜歡看到這些畫面,總會感到害怕。」現在回想,與其說害怕,其實只是不舒服。

讓我不舒服的畫面有很多。像看到外太空、Google 的實景俯瞰圖,這些看似平常的畫面,我看到也會感到怪怪的。後來,同們問我:「那妳看不看鬼片?」我直語一向不看,但倒是會看驚慄片。

驚慄片跟恐怖片(或鬼片)不同。前者講求故事的懸念、最後的真相,後者大多講純驚嚇;前者寫實,後者多半虛幻;前者則重心理恐懼,後者則重於視覺恐懼。那當然,我也怕眼肉的驚嚇,但若比起心理層面恐懼,那就大相逕庭。不過,我這人就是帶點「犯賤」心理,明明怕,但就是要入戲院看。

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,國安法正式生效。在香港上演良久的「驚慄片」,在這天好像來到「起承轉合」中的「承」。沒公佈條文,便急急被通過的國安法,令各方紛紛做出相應的行動:有組織解散、有黃店退出黃色經濟圈(而我不明白怎樣叫退圈?)。此法一出,可謂令前面的霧散開,讓我們看得更清。

我並不是想指責任何一方的行為,只是作為巨輪中的小小齒輪,看到這些掉落的齒輪,不禁令人敲起反思鐘:反思過往自己做了多少,思考現在會做什麼,計劃未來能做什麼。

回到電影,今年受疫情影響,以往每月至少會去影院看兩次電影,變得今年只去過電影院兩次;而今年第一部入電影院看的電影是《數碼暴龍Last Evolution 絆》。「被選中嘅細路」這句台詞,相信大家都不會陌生。有很多人把這句與社運人士相連,但其實人人都是自己人生裡被選上的那個。

最後趁還有時間就記一下吧:什麼組織、什麼經滴圈都散,唯獨信念不可。

P.S. 開始寫時是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,寫好時已是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了。

No Comments

    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