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6月12日

只想紀錄一下2019年6月12日在香港的這一天。

不變就是退步

五年前的「雨傘運動」,9月28日那天,我獨自一人走到屬於「佔領中環」一帶的龍和道。原來已經五年了,那天晚上的記憶彷似猶新,又彷似空白。今日,2019年6月12日,是天意還是巧合呢?本來站在夏愨道一頭的我,吃過午飯後轉至到添美道及龍和道那邊。

自問自己是個膽小鬼,不會跑去做前線,只會在後面當支援。下午三時多開始,前線示威者嘗試突破立法會防守線,站在後面的我,偶爾喊「撤回」,偶爾幫忙傳物資,更多偶爾的是往後退。

多番「前進、往退後」後,我跟同行友人由添美道走到龍和道-那是在五年前,自己去佔中時所站的外圍位置。我們在慢行、沒有衝之下,遠遠看到一字排開的警察,忽然在離頭很近的上方位置,就冒起煙來了。嗯,是催淚煙。當下的自己壓根兒沒想到,五年前遠觀的催淚煙,今天會切身感受到。不過吸入小量,卻足以令人差點呼吸不了。友人眼睛不幸中招,眼見她雙眼紅紅,不由自主地冒出淚水,心裡很急、很痛。怪自己怎麼不能好好看顧同伴,更怪自己沒有好好照顧自己。因為在跑離煙霧時,我不慎跌倒在地。事後朋友一度跟我說:「我真係以為妳會死呀!見妳跌倒即刻拉起妳,幾驚妳俾人踩呀!」

這次去集會,我只準備了口罩、帽子、雨傘,什麼護目鏡、頭蓋、毛巾,統統欠缺。因為我根本沒想到自己會用得上這些裝備,我根本沒想到自己會被變成前線,我根本不曉得這五年間,警察們又再度變本加厲。

我,一直以為自己處於安全之地。然而,這一直不變的想法,原來是「退步」的表現。

吸入煙霧後的難受令我更怯。我跟同行朋友在沒有作聲下,共同作了決定:離開。我很軟弱,在前往港鐵站時,忍不住哽咽向前方問「點解會咁樣㗎?」。無力感很重,但我知道,無力的又怎會只有我一人?所以我馬上叫自己停止放負,要抱有信心。

在此,感謝同行友人提點要拿取眼罩、毛巾,感謝有你們互相照應。不然我不曉得,在裝備不足下,自己到底會變成怎樣。

更感謝所有在前線抵抗的每一位,除了謝謝,不曉得可以說什麼了。

員工屬性:Proactive vs. Reactive

大學畢業至今,我換過不少工作,在正規公司工作的日子大概有四年左右。根據我少少的經驗,每間公司對員工都有不同的要求:有的想要員工具備某些技能、有的要求熟悉某些工具,有的則要你擁有某些soft skills,這其實是很正常不過的事。然而,有一個不變的要素,是幾乎每間公司都希望員工具備的,那叫「Proactive」。何謂「Proactive」?例如:開會時不要只「出席」,坐在席中而不表達意見;上司給予工作指令時,若有疑惑要提出;面對公司的不公,要勇於提出。

簡單一句,我的理解是:員工要有自己的思考、批判能力。有意見要提出,不要當公司一個傀儡

今天在金鐘一帶,我所見的卻是一班Reactive的警察。五年了,警察們仍然視人如「物」-死物的物。每次使用胡椒噴霧、催淚彈、催淚煙,都想要置人於死地。就因為上司一句二字:清場。就讓你們變成這樣嗎?

「大佬呀,人嚟㗎!」到底他們還有沒有作為人的基本思考能力?基本良知?基本同埋心?我是真的很好奇,生而為人,屬於生物中較有智慧的種類,擁有比其他動物更為發達的腦袋,何解都不好好運用?何以這樣浪費呀?

致那些不曉得香港發生什麼事的人

「邊個唔想做港豬?」

我稱不上勤奮,我喜歡時裝、旅遊,喜歡購物、喝咖啡,也很愛拍美照、拍影片中,我是一名正宗港豬。不過,我想我至少是一名「愛港」港豬。

我們活在一個群體社會,很多事情就是「唔到你唔理」。港鐵加價關你事、麥當勞加價關你事,就連你屋企樓下商場廁所停水,也是你要關注的事(好了,這個例子有點變態)。這些影響生活的事,就關你事了。那怎會在政府提出修訂法例時,你消失了呢?修訂法例耶,修訂一個規範耶,修訂一個影響你所在的社會的規定耶,這不是你更應該關注的事嗎?正所謂:玩遊戲也要懂遊戲規則。難道生活在一個社會,你以為你能忽略更大的規條嗎?我們沒有在談政治,談的就只有生活。

容我換個說法:今天你不在意、不關心的事,他朝所造成的結果,你要承受時不要埋怨

政府漠視在6月9日遊行中,七分一香港人的訴求,其實很正常。拜託,人數連一半香港人也不夠耶!她大可漠視呀。

我不曉得「香港」在你心中代表什麼、有什麼意義,像我這個不在香港出生的鄉下女,以往很多時候都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。不過,我忽略了過往的自己壓根兒不關心香港時事,憑什麼講要「歸屬感」?我想說的是:「香港」是你我生活的地方,就不能先愛這個「家」多一點嗎?

香港正在呼喊著更多人去發聲呢。

做好自己

無知可以殺死人。不過,「無知」不是第一大罪,「自以為是」、「認叻」才是;其次就該是「視而不見」了。「無知」不是我們所想、所選的,像我爸媽沒有學習機會,有時候他們口出令人沮喪的說話,我不能怪他倆。「無知」是可以通過學習、知識去改變。可是,「自以為是」就另作別論。我們每個人都有自以為是的一刻,想讓自己變得更好,不再自以為是的話,那就先要縮小自己、放下自我。然而,這很難,難得很。有趣的是,雖然難,但可行(我開始說廢話了)。一個人只要有決心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,那就已是放下自我的第一步了。

在這個黑白不分、顛倒是非的世代,我們到底還可以做什麼?我們更應該堅守自己,堅守自己所信的。在要求別人多做事前,我們且先要求自己:做好自己。

我們不過想做「港豬」

一場民主運動後,政府表示:希望社會盡快回復秩序。
我都好想。像我這種港豬,不過是想每日著靚衫、影美照、拍拍片,簡單過活一輩子。

那到底,當權者什麼時候才能好好正視民意?

在我們都不知道那刻會在什麼時候發生時,請緊記仍要抱有希望,因為一定、一定有可行的解決方法。

這是一場講求香港人齊心的持久戰。

Life is full of problems, solve it, that’s it.

/ 寫於2019年6月13日凌晨2時28分。

P.S. 我怕今天不記下,往後就不記得了。

Anywhere, Everywhere
FACEBOOK | INSTAGRAM | YOUTUBE | LOOKBOOK

Advertisements

Say Your Thoughts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