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分鐘

星期六,應該是睡得滿滿的起床的。不過,今天早上要跑去對面海,所以睡了很少便起床了。到了下午一點半,終於搞定了所有事情,可以準備下午的工作。那時,正步向去佐敦地鐵站。

正當我打算去正在打折的店看看,從一條街踏往街的另一邊接口,被低處來的一把聲音叫停了我。「小姐,小姐,可唔可以幫一下我?」那是一個坐在輪椅上,快要六十歲的伯伯。好奇心作怪?我也不知,就是把身子轉了一轉,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他。「可唔可推我去油麻地既吉野家?」「我呢,太累啦,(自己)推唔旭。妳可唔可以幫下我?」他續說。我當下的第一個疑問是「油麻地呀,我唔識行喎」沒辦法,像我這種每天都坐地下鐵去東邊西邊的人,怎會懂得在街上打轉?「哦,好簡單架咋……」他說一段我似是聽懂又非太明白的說指引我,然後我問了第二個問題「嗯,呢度行過去要幾耐架?」「哦,嗱妳當他依家搭七啦,最快搭九就到架啦」我覺得自己的愛心沒多大,但那下我就回答他「哦,好啦!」

從他把手柄備剎車推向另一邊,我開始感受到這輪椅的重量。正確點來說,是這位伯伯連輪椅的重量。雖然我不再過瘦,但那個對我來說實在有點吃力。平日走起來平坦的路,怎麼突然左邊高了一點,又或說右邊矮了那麼多呢?不瞭解、不了解。儘管平日路上再多人,我都算是能輕鬆走過,怎麼今天就很不順暢?

在我感受這些的同時,伯伯問我「今日唔使返工呀?」「哦,我未做野架」「待業!?」「我仲讀緊書呀」我又失顧的笑著回答。「大學?」「係呀」隨即,他開始猜我讀哪間大學、什麼科目。他先猜護理系,我有像嗎?不知道,我看起來也不像讀互聯網及多媒體的呀。忽然,他跳到猜哪一間大學,他說了一間中文大學,我說不是。讀中大的話,應該夏天都不用去上學吧,蚊子那麼多。忘了再說了些什麼,他聲頻變高地說「唔通你讀社工?」哈哈哈,我確是有過一個很短暫的想法,但抱歉不是。其實,不用再猜,反正他最後沒猜中,也沒繼續猜。為什麼?

因為從步行去油麻地的路上,他開始說故事。「通常我係人地幫我既時候呢就會講故仔架啦。」他是一位有小兒麻痺症病人,他告訴我,五年前突然中風,那時候右手痛到不開攤開,叫苦連天。我看到他的左腳萎縮,變得好細。後來情況轉佳,在三年前,獲得弟兄姐妹幫忙,入住現在這間老人院。他還跟我說,時常看報導說那家老人院不好,衛生又差,幸好他自己的不錯。「弟兄姐妹」,這個詞,好像只有信上帝的才會說。我沒等他那句說完便搶著問 「咦!你係基督徒?」 「唔好心急,我慢慢講」一語道破我這個性子急的人。等他說完了之後,問我一句 「妳都係基督徒?」 「噢……我有返教會」說著說著,我們開始了一段非深入的信仰對話「其實受唔受浸唔緊要,最緊要係『信』」他跟我我。

旁邊的人都有奇異的眼光看著我,雖然大部份時間我都是專注在地面,但旁人投在我(們)身上的目光,很清晰。星期六的佐敦,人雖然不比旺角的多,但原來不比尖沙咀的少。奇異的目光從我由一個人準備走去打折的店停下來,轉身推輪椅開始。我不曉得,換了是我,我會不會投以同樣的目光給這樣的在街上行走的組合。我只是曉得,香港的夏天還真的很悶熱。

甫我一推開始,感到的吃力,到我問他 「你咁樣推都好辛苦喎」他竟然說不會。後來,我猜,再辛苦也好,能看看外面的天,總比困在老人院好。我在他說故事的換氣位,問他一句 「你啲屋企人呢?」 「哦,我有一個媽媽」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兩句,他就關閉這個話題,我也沒追問。過了一條紅綠燈路,他說 「依家啲天氣好焗喎」我跟他說,是呀好像星期三又颳颱風。他竟問我,聽誰的?我就說天文台呀。 「依家啲天文台都唔準既」 「又唔可以咁講既,人地都係預測姐」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直接了,又或者我總是帶著一份模稜兩可的性格,他說起別的事。我微微看著天空,幸好還是藍的。 「如果落雨,你咪弊?」 「唔會既,總會有弟兄姐妹幫我」我沒有告訴他,換了是我,我應該感到很彷徨。

過了麥當勞叔叔,便看見了吉野家。他教我怎樣輕易把輪椅推上一級進入食店。對我來說,不輕易,要找別人幫一把。對他來說呢?他可以怎樣做?

「一點五十分,好!唔該晒妳呀」跟他道別後,走出牛肉飯店。看著這個熟識的地方,好歹我也曾在旺角地區工作,對這邊看去的油麻地比較熟識。怎麼我以前就沒遇過這位伯伯呢?我又不是長得高。

一般來說,我很怕幫人,比較精準的說法是,怕幫倒忙。真的,我就希望幫忙別人,是真正的「幫忙」,而不是越幫越忙。所以,當他對我報以燦爛的笑容,我總算放下心頭大石。

如果我只得八十厘米,看到的景像會是什麼呢?

很多一百五十多厘米的女生說,總是被人忽略,但他們呢?我實在不能想像,如果我今天拒絕了他,他會在那悶熱的環境下等多久,會有一個弟兄姐妹幫他呢?五分鐘?十分鐘?或更久?甚或沒有。

他看見的,不是大多數人的眼,而是腰或腳。
他聽見的,不是周遭走過的人的聲音,而是路上飛過的跑車。
他摸著的,是他坐著的椅子。
他走過的,有過其他路;但以後,可能只有那固定路線。

今天到現在的我,工作遇到了點黑事,但我不抱怨。不像從前一樣。這種小事、皮毛,在這大大的世界裡,真的不算什麼。而在我們的人生裡,更不需為此而沮喪。

你或許不需要為街上的推銷員、問卷調查員停下。但請,為這群常被忽略的人,停一停。被你視為寶貴的時間,對他們來說更珍貴。被你視為無關痛癢的人,會跟你說聲由衷的「謝謝」。

 

•fin•

Say Your Thoughts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